叮当问答网

欧洲央行总部在哪里?

江南静夏

2021/6/11 5:32:58

欧洲央行总部在哪里?

其他回答(1个)

  • 石痴迷

    2021/6/15 10:32:38

    想要搞清楚皇权和教权的关系,首先要弄清楚一个概念,欧洲的「国王(knig)」和「皇帝(Kaiser)」之间不能划等号。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国王有很多个,指的是一个具体国家的君主,比如东/西法兰克王国、意大利、勃艮第等,而皇帝只有一个,即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东法兰克王国的国王(名义上)由法兰克王国的各个公爵选举出来,在亚琛主教座堂由科隆,美因茨,特里尔的三位大主教加冕成为国王;而后在罗马(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在罗马,18世纪以后转去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被教皇加冕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但是不是每一位东法兰克国王都能被加冕成为皇帝。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虽然名义上是整个基督教世界的皇帝,事实上却没有什么能干涉别的国家内政的实际权力,能管的还是自己面前的一亩三分地,可以说只是一个光荣的称号。

      在皇帝和教皇貌合神离,明争暗斗之前,他们确实也当过蛮长一段时间的好朋友。

      中世纪早期,宗教对于权力拥有者来说是一种政治手段。当初查理大帝也是打着要让上帝的光辉遍大地的名义统一了西欧大陆,为此他还屠杀的四千萨克森人,只因为他们不肯臣服于他并接受基督教的洗礼,纵使查理曼一生功绩无数,千八百年过去了,无数水军前赴后继都没能成功洗刷掉他这个污点。

    那时的欧洲,向来都是诸侯割据,贵族们圈地自乐自扫门前雪,虽然他们不怎么关心别家怎么过日子,但是如果有一个人站起来说「我是老大,你们都要听我的!」,他们还是会有点介意的,具体表现就是不服气,有的时候甚至会联手把那个想当老大的人干掉。对于想当国王的那个人来说,即便他家底子够好,军事力量够强大,已然干翻了那些反对他的人,他仍然需要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官方认证。不然大家还是不服气,「我今天虽然被你干掉了,那是你小子运气好,我歇个两天一定还来找你事儿,你等着!」,而且当大家都这么想时,这个老大当着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让别人输得心服口服的官方认证这个时候就显得无比重要。所谓的官方认证,说白了就是来自上帝的认可——宣称自己的世俗统治权是上帝授予的,这一招看似很缥缈,但是在那会儿信仰及盛的大背景下,还是非常有用的。就像我们的帝王,尤其是开国皇帝,比如朱元璋,出生时一定传说天象异常比如红光满地什么的,所以说还是那句话,套路都是一样的,不搞点噱头出来表示你异于常人,大家怎么能心服口服的跟着你干呢。

      在欧洲,天降神龙是不可能的了,说上帝亲自出现了给了你指示,估计也没什么人信,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的好朋友主教出场了。主教作为可以跟上帝对话的神职人员,能够向民众传达上帝的旨意,自然也可以代表上帝为国王加冕。

    除了加冕,主教还能给国王在治理国家上给予帮助。中世界早期的大多数国王,怎么说呢,就是个文盲,基本不认识几个字儿。他们所接受的基本上只有军事教育,说难听一点,那会国王的日常就是打架睡觉啃骨头。然而诺大一个国家,除了干仗总归会有一些别的琐事需要麻烦国王的,而作为那会全国上下为数不多认识字儿的人的主教,自然成为了国王请教的对象。

      讲到现在都是国王和主教纯洁的友情,那教皇是何时出现横刀夺爱一跃成为日后的男主的呢?

      公元751年,宫相矮子丕平派人给教皇捎去了一封特别不正式的信,假模假式的问教皇「一个没有实权的领袖是否还能被称为国王」,教皇毕竟是读过书的,这么明显的篡位意图他一眼就看出来了,然而教皇还是非常迅速的给矮子丕平回了一封信「谁有实权谁就当国王呗」。作为教皇公然支持别人篡位怎么听都不太好听,但是教皇不傻,他这么明确的表示自己的态度,更加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他自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同盟保证自己在亚平宁半岛的地位。

      伦巴底人的军事侵略活动已经威胁到了教皇的领地,而这时的拜占庭自己也四面楚歌捉襟见肘,教皇只能寻找一个新的同盟。他给丕平以宗教保障,换取的是丕平的军事援助。再到后来丕平的儿子查理大帝帮助教皇彻底征服伦巴底人后,作为回报,教皇加冕查理曼为“罗马人的皇帝”。就这样,教皇和皇帝第一次正式牵上了友谊的双手——你给我名分,我帮你打架。

      皇帝和教皇的明争暗斗

      教皇和皇帝变成好朋友之后,教会官员的任命虽然理论上应该是罗马天主教会的职责,但实际上却是由世俗权威履行。即皇帝可以任免教皇,而教皇同时也可以为皇帝加冕,因此,这样一个对教会职位的世俗叙任便成了永不停止的周而复始。在这样的无限循环中教皇和皇帝手拉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走过了三百年,这期间他们虽然也有分歧和矛盾,但也都因为更大的共同利益携手化解了。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